东渡游记(六)七里滨、镰仓

本文最后更新于:2024年5月25日 晚上

重新回到江之电的江之岛站,坐上江之电继续向东坐三站(路过镰仓高校前),来到七里滨。这里是最有名的海滩。

在海岸上行驶的江之电。

《青春猪头少年》OP开头应该就是这一段。

七里滨站台

七里滨车站。江之电的车站都很小。

《青春猪头少年》故事发生的学校就在这一站,穿过铁轨就到了。所以有大量圣地巡礼地点。

出站向南走一点,有一个露天停车场,从停车场下台阶就能走到沙滩上。先在上面看看风景。

然后就拍到了最佳照片。这只大鸟正好在照片中间。

一条小溪从这里流入大海。沙滩上有座小桥可以跨过小溪。远处是刚刚去过的江之岛,这么看大桥的确很长。

好多🦅在头顶徘徊。

旁边一对鸽子在叼嘴,突然来了第三者。

坐在我和鸽子对面的俩小伙看我在拍鸽子,也转过头来看。

刚刚在停车场的台子上坐着,现在走下台阶,就是这个位置。

向江之岛方向走去,倾斜着拍一张,一模一样的角度。


享受一下大海的波浪。深色的沙滩,一浪接一浪,永不停息。

在海边很容易让人平静下来。

缩着脑袋的大长腿。

它的脑袋后面有两条长毛。

在海滩上吹了吹海风,下午三点半,继续出发,去镰仓。

回到江之电七里滨站外。在铁路的道口,看向远处。

在道口和一对台湾情侣一起拍了电车。进车站,七里滨这一站没有闸机,只有一个柱子,进出可以在柱子上刷卡。就像这样。

然后我就刷卡失败了。如图所示,站内有一个窗口,于是我到窗口把西瓜卡递给工作人员,I can’t use my card.

工作人员在他的桌子上仔细地翻了又翻,终于抽出来一张A4纸,上面是不同语言,表达的同一个意思,你是在哪里下车的。他指了指上面的中文。我指了指地面表示就在这下车的,扣扣。于是操作一番,就能重新刷卡了。我估计大概是出站的时候没有刷上,所以再次进站刷卡失败。

等车时间有十多分钟,发现俩台湾口音的男生也进站刷不上卡,折腾了一会。告诉他们去窗口找工作人员处理一下就好。俩人看了看我,就径直过去了。

上车。拍拍车内的告示。其他的倒是能理解,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背背包?在东京的地铁上也经常看到把包卸下来或者背到胸前的。

路过由比滨。

到达镰仓站。在车站的纪念品商店有很多江之电的模型贩卖,也有扭蛋。出站看到的是…潘达烧

从镰仓站径直向北的路是小町通,也是一条小吃步行街。

小笼包之王

一家卖海产干货的店,门口有一对石狮子。第一次在日本看到。

抵达最后一个目的地,鹤冈八幡宫。

看向正门外的步行道(被称作段葛),两边开满了樱花。

看向正门内,八幡宫依山而建,不是很大。

告示牌,大概都能看懂。

进门向右是个小水池,水边都是樱花。

继续往里走,好多的灯笼。

正殿外的台阶

选择从两边的小路走上去。看到了年轻的神职人员(男性)。

八幡宫正殿。看着很大,里面一进去就是参拜的地方,实际上没有什么空间。

看看旁边的绘马。嗯…

在台阶上用手机的长焦端向外拍摄,最远处隐约能看到海,由远到近的三个鸟居。(第一个是灰白色的)

仔细看八幡宫的八是两只小鸟。

历史讲解。镰仓时代大约是1185年到1333年,源氏家族在镰仓建立幕府,掌控实权,成为日本实际上的统治者。八幡大神是源氏家族供奉的守护神。

鹤冈八幡宫主要的祭祀活动。

从八幡宫出来,已经是下午六点钟,可以回东京了。打算路上在横滨站附近吃晚饭,提前在谷歌地图和日本大众点评上挑了一家正宗的横滨家系拉面。

这次从八幡宫出来,直接向南,走在开满樱花的段葛中央(其实开得不多)。

路上看到雪之下接骨院。(八幡宫曾经从由比滨搬到雪之下,渡航对神奈川县也很熟啊)

公交车显示屏打出的站名是“太刀洗”,挺不一般的。

走到二之鸟居,就可以右拐去镰仓站了。

在JR镰仓站回东京方向可以坐横须贺线去东边的品川东京,或者坐湘南新宿线去西边的涩谷新宿池袋。

晚上七点多,从横滨站出站向北走,在小街巷里很不容易地找到了鹤一家 家系拉面。

自动出票机,这种小地方就完全没有切换语言的选项,估计很少有游客来这吧。那就选第一个豚骨的吧,1270日元,肉片多,有鸡蛋。

票出来的,递给服务员,结果服务员说起了日语,原来是要选择口味。大概猜到了,第一个是面的硬度,第二个是味道浓淡,第三个是油的多少。但我一个都不会说,只能用手指着“多”或者“少”来比划。分别选择了面硬,汤浓,油少

后来才发现可以选择普通。小票上没有“普通”这个选项啊!

不一会面上来了,三片叉烧肉,一个鸡蛋,几片海苔。面都在汤下,喝一口汤,巨咸。巨咸。巨咸。不该选浓汤,拉面本身就是重油重盐,应该谨慎一些。如果不考虑咸的话,面本身还算不错。

吃完拉面。发现身边的日本人在吃完之后都会把碗一推,说一句话,大概意思是我吃完了,碗就放这里了。服务员会回答一句谢谢惠顾,然后过来收碗。这大概是吃拉面的标准流程。

但我没有提前学会这句日语,只能把碗一推,站起身来,对服务员微笑。服务员说谢谢惠顾。好,流程顺利走完,可以走人了。

回到夜幕下的横滨站。车站上盖的完全是商业综合体。

站外还有网络直播的主播?

日本的路边到处贴着“横断禁止”,禁止横穿马路。

横滨站可以坐JR线,也可以坐京急线。京急线与都营浅草线贯通运营,可以直接到酒店所在的人形町站,不需要换乘。

在京急线等车,坐第三辆 8:05 开往青砥的特急。

于是站在特急的区域排队。在我右边排队的人果然都上了第二辆开往羽田机场的列车,

横滨站大约有10个站台,每个站台都和地铁一样,两三分钟一趟车。所以每时每刻都能看到和听到电车进进出出。顺便一提横滨站的站台都有半高屏蔽门。

上了特急的京急电车,发现刚启动就越了8站,不愧是特急。

后来发现,JR线从横滨到东京的普通列车只有4站(川崎,品川,新桥,东京)

京急线从横滨到品川就有24站!所以即使是跨了8站的特急,也不会比普通的 JR 更快。

对日本铁路有了更深的理解,JR是主动脉,私铁是毛细血管。

在电车上,遇到了一个商务打扮的台湾中年人,边讲电话边上车,看起来不是很确定坐的车对不对。因为坐得离我有一段距离,没有上去帮他(其实我也不熟,只能靠谷歌地图)。之后看到他用英语在和他旁边的日本年轻人确认,大概是解决了问题。

今天中午吃的三明治,下午吃的拉面。蔬菜水果摄入严重不足。在便利店买了盒蔬菜汁(浓厚100%蔬菜汁,无糖无盐无添加,30种蔬菜),挺难喝的。

回到酒店,休息。前三天的行程完全在计划之内,之后的两天半都是在东京城市内的观光,连续三天两万步,体力已经下降了。

下期预告:
明天下雨,就安排东京国立博物馆之类的室内景点吧。